热点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 edf在线老虎机游戏平台 > 热点资讯 >

一二三四五六七,其实我也喜欢你(上)

作者:admin  | 发布于:2019-11-22 14:56   |点击量:94

  第一次认识李朵儿,是高三开学第一天做自我介绍的时候。尽管我知道我那个暴发户老爹花了不少钱才把我这个学渣弄到了s市第一高级重点中学。但是我仍然未能如他所愿“近朱者赤”,在第五个长得像一个冬瓜一样的男生上台“嗡嗡”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我不争气地睡着了。

  等我被人打醒时,我听到周围一片“哈哈”大笑声,我抬起头看到一个顶着一头非洲黑人的爆炸头,拥有着欧洲白人的白皮肤的脸若圆盆的胖女孩,正怒气冲冲地抿着嘴巴瞪着我。

  “笑什么笑,谁再笑放学后别走!”我威胁大家道。果然笑声小了不少。胖女孩也转身气呼呼地回到了座位上。

  男生一本正经地告诉我:“刚刚那个女孩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她说一句你打一声呼噜,她再说一句,你又打一声,你好像在给她伴奏…..”

  “真的吗?哈哈哈……”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。谁料想我笑着一转头就对上了胖女孩,她正恶狠狠地回头瞪着我。为了表示尊重她,我立马不笑了。五旃荼羅羯恥那家 ——下賤種

  田金库成了我在这所重点中学的第一个好兄弟。金库虽然名字起得比较有钱,但是他真的没钱。据我所知,进我们这所重点高级中学的学生主要分三类,第一类是像我这种靠爹砸银子进来;第二类靠爹是本市官员,跟校长吃顿饭就能进来,比如李朵儿;第三类就是靠自己的成绩进来,比如田金库。剩下的,我就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了。

  我的班主任史大壮史老师是一个特仇富的人。他最喜欢的是田金库这种虽然家庭条件不好,但成绩足够好的学生。所以,尽管我和金库两人同是坐在最后一排,但史老师对我俩的态度那叫一个爱恨分明。他可以上一秒对着金库“热情似火”,下一秒就对着我“冷若冰霜”。而对于李朵儿,史老师大概念在校长也怯她爹三分的情面上,对她是爱恨交加。上一秒对她说话语气重了,下一秒马上“温柔似水”。

  我高成龙、李朵儿、和田金库,并列为我班爹最有钱、爹最有权和成绩最好的三个突出分子。李朵儿大概也看出了自己跟别人的不同,没几个人愿意跟她坐一个位子,她自发地调到了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里。田金库一个人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中间位置,我虽然很想当金库的同桌,但为了一不影响金库成绩,二能更好地“困觉”,便忍痛割爱地把桌子挪到了教室最后一排的另外一个角落里。我和李朵儿中间夹着田金库,感觉挺和谐。我偶尔跟金库搭句话,还能偷偷瞄两眼李朵儿。我一直想不通李朵儿的头发为什么跟全班同学都不一样。她头发好像是特意做了离子烫,可是离子烫也烫不出她发丝的那个卷曲度和质感。而且她头发又多又蓬松,像一朵黑色云朵一样。怪不得她叫李朵儿。

  有一天上晚自习的时候,我睡醒了没啥事可干,就找金库聊天,结果偷瞄到李朵儿侧趴在书桌上睡着了。她蓬松如云朵的头发搁在书桌上,教室最后一排的窗户开着,窗外墨蓝的天空上,星星正调皮地冲我抛媚眼,一阵风从窗外吹来,将李朵儿那蓬头发吹得飘动了起来。我的心在那一刻也跟着飘了起来。

  “成龙,你瞅啥呢?”金库顺着我视线看了过去。我心里一惊。唯恐他发现我正偷瞄李朵儿。结果,金库这货虽然智商很高,但是情商真的很低。他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:“星星挺好看的哈!”

  我无比感谢我那个暴发户老爹把我弄进这所重点高中。因为我终于遇到了我第一个心动的人,我终于可以迈进“早恋”大军了。我发现我喜欢上了李朵儿。我尤其喜欢她的爆炸头,特想伸手摸一摸、揉一揉。我还喜欢她粉白粉白的胖脸蛋儿。她一笑,那两边的脸就鼓得圆圆的,我很想用手指戳一戳。

  可我不会正确地表达我的感情。我老爹向来都是用他的辱骂和拳头来向我展示他的爱的。有一次,我又一次考了一个倒数第一,结果,老师和我老爹开会时,我因为头一天翻校墙出去打游戏打了一个通宵,困得实在受不了,站着就睡着了,还打了呼噜好像,然后我就被我老爹一脚踹飞了两米多远。我的瞌睡虫彻底被他踹死了。我清醒地感受到了我老爹对我深深的“爱”。恨有多深,爱就有多深。他得有多爱我,才舍得这么下力气踹睡着的我,就不担心把他亲儿子给踹死了?还有,他总骂我“兔崽子”,我想不通,我是兔崽子,那他是什么?当然这话我不能跟我老爹说,为了日子好过一些,我都是把他的暴打和辱骂反着来理解。

  人家说,“有其父必有其子”,更确切地说,应该叫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向李朵儿表达感情,我不可能用辱骂和暴打,但是,我也还有类似奇葩的方法呀。比如说,捉弄她。

  虽然我读的这所重点高中实行封闭式管理,但是我还是在保安一个不留神的情况下,偷溜出去走了二里地,去郊外捉了几只虫子带回了教室,然后趁李朵儿上厕所,偷偷放她抽屉里。结果,老师正上着课,李朵儿忽然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只蠕动的手指粗的青虫。她吓得“啊”地尖叫一声把虫子扔在了地板上。我看着她花容失色的样子,躲在课本后面偷偷笑了好久。

  我正在策划我的第二次向李朵儿表达我感情事件的时候,我却接到了李朵儿约我放学后在教室后面的大树下相见的小纸条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,把小纸条看到它都快害羞地碎掉了。然后我又偷瞄了李朵儿好多次。她好像比平时更端庄。

  终于放学铃响起来了,李朵儿急匆匆地从我面前走过,她眼神还扫了我下,我心领神会。我的心脏立刻“砰砰”地跳个不停,她刚出教室没多久,我就跟了出去。

  到了教室后面的大树下,我看着李朵儿,她今天把那蓬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,风吹着她的头发在她背后飘啊飘,我的心也跟着摇啊摇,这时光真是太美好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李朵儿有些激动地望着我。她矮我一头,我看着她撅着嘴巴,气鼓鼓的可爱样子,很想双手捧着她小脸蛋告诉她:“因为我喜欢你呀!”

  李朵儿脸红了,她生气地大声对我说:“从此以后,我不理你,你也别理我。你看我不顺眼可以不看我!”

  说完,她就气冲冲地走了。李朵儿不知道,她说出那句“我不理你,你也别理我”之后,我的心开始疼了起来。长这么大,我挨过我老爹无数次打,甚至被他打得差点昏过去,但是我发现,那些疼攒起来,都没这次疼。

  我有些不知所措。怎么办?事情被我搞砸了。李朵儿要我以后都不理她了。可是我还有很多计划要做呀,这计划全是为她一个人设计的呀!

  我傻傻地站在大树下,不知道站了多久。直到金库找到我。他急着借100块钱买一套据说读了就能“考无不胜”的神书。我身上没有钱了,只好翻墙出去取钱给金库。翻墙的过程中差点被保安又给揪回学校里面去。成功落在校外的地面上之后,我怀着一种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心情又对生活充满热爱了。

  在家的时候,我爹作为一家之主,不让谁做什么,第二范式2NF要求实体的属性完全依赖于主关键字谁就不能做什么。可是他的克星就是我,我一般要被他打过至少三次才会屈服。

  可是对于李朵儿,我没辙了。她轻轻地说一句“我不理你,你也不准理我。”我就真的不敢再理她了,我甚至连偷瞄她的次数都少了很多。我克制着对她的喜欢。每次只要看到她从我前面走过去,留给我一个背影的时候,我就会放肆地好好欣赏一下,有时她会突然转头,为了不被她发现我在看她,我会速度足够快地转移视线。

  长这么大,无数次拳打脚踢都没能让我屈服,李朵儿的一句话,我就溃不成军了。可是我又心甘情愿地臣服于她。我默默地喜欢着她,反复地把她睡着的样子、笑的样子、生气的样子在我心里一遍一遍的欣赏琢磨。

  下课时,哪怕全班同学都在闹哄哄地说话,我在睡梦中,仍能从众多嘈杂的声音中将她的声音清晰地过滤出来。

  另外几个男生跟着猥琐地笑起来。我听着听着,一股无名火从心中升了起来。李朵儿也是他能随便这么用语言猥亵的么?我冲上去一拳打在了那男生的脸上。紧接着,很快,我被人用衣服蒙了头。有人伸脚把我跘倒在地,一群人开始不出声地围着打我,我只感到浑身都在不停地被踩被踹被踢,我被他们打得只能用双手护着头和脸。一股温热的东西从鼻子里流了出来,我知道我流鼻血了。我的嘴巴里也满是血腥味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李朵儿的笑脸,忽然觉得没那么痛了。我不知道他们打了多久,直到保安冲他们喊:“干什么呢?”

  保安把我扶了起来。无论他怎么问,我什么都不肯说。最后,我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寝室里。金库正在读书。看到我满脸的血,他吓了一跳,赶忙扶我去清洗。我很感动我能有这么好的兄弟。

  时间过得飞快。高考过后,我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,决心在填报志愿时向李朵儿表白,她就要去上大学了,我以后可能都很难再看到她了。我想了各种各样的表白的方法,还在家背记了很多表白的段子,想象着李朵儿的反应,她会喜欢我吗?她拒绝我了我该怎么办?终于,要去学校填报志愿了。那天,我特意喷了我老爹的阿尼玛香水。

  我已经好多天没看到李朵儿了,在教室里看到李朵儿的那一刻,她身边的其他人仿佛都不存在了。我看着她笑意盈盈地拿着一本填报志愿的参考书在翻看着。我已经知道她考得还不错,但我还不知道她想报哪所学校。虽然我很想知道,可是我也知道即使我知道了又能怎样呢?我又考不上,我老爹的经济实力在本市还管用,出了本市就没那么大威力了。

  我的高考成绩不出所料地很差,差一分就是250分了。我想改卷老师还是很仁慈的,为了不引起考生的自我侮辱的倾向,特意给我少了一分。

  我知道我这分数去哪所学校都不大可能,就想看看李朵儿填哪所学校,然后我随便在她附近的学校填一所就行。

  但是,我没勇气上前去问她啊。我坐在她后面一直在努力鼓起勇气,可是还没等我鼓起勇气,她就填完要走了。而且令我震惊的是,田金库忽然出现在教室里,他亲昵地跟李朵儿聊着什么。有两个女生在我旁边窃窃私语着,可是我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后面的话我没勇气再听下去。因为我感觉到我的心脏某处又在隐隐作痛,我有些呼吸不过来。我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休息着,直到班级里渐渐安静了下来。等我再抬起头时,班级里已经空无一人,只剩我自己。我浑身无力地走了出去。

  我没想到我居然还是收到了一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不过这所学校要求我交高额学费。老爹还是把我送到了这所学校里。同在这所学校的还有一位我的同班同学。他爹跟我爹认识。只是我跟他平时就是点头之交,关系并不熟。因为同在异地他乡、又是同班同学的关系,我们两个亲近了许多。

  有一天,他喝多了跟我说了一件事:“兄弟,你知道吗?其实你蛮傻的。有一天晚上你被打了,我亲眼看到你的好兄弟田金库跟他们一起打你然后又跑掉了。”

  “哈哈,所以我才说你傻来着。平时看你买什么都算他一份。还送他衣服。我实在看不惯他对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做这么恶心的事。”

  第二天,我从别人那里弄到了李朵儿的电话,我打给了李朵儿。说出我名字的那一刻,李朵儿好大一会儿都没说话。我问李朵儿:“我放虫子在你的抽屉里,是谁告诉你的?”

  我想起我放虫子进李朵儿的抽屉时,前面的人都在低着头各自休息或学习,唯一发现我的就是田金库。只是我没想到他会出卖我。

  “那时候你问我为什么放虫子进你的抽屉里?我回答说我看你不顺眼。我说反话了。原因是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  我静静地等着电话那一头的李朵儿挂掉我电话,笑话我,或者骂我,但是都没有,过了好大一会儿,我听到李朵儿在电话里跟我说:“其实,我也喜欢你。”

  一二三四五六七,其实我也喜欢你(上) 八 接着,李朵儿挂断了电话。我都还没听够呢,她就挂了。不过,没关系,她只要给...

  盲山,盲的山,伸手不见五指,张目不见青天。 看一部电影,写一点东西,本来还下了一代宗师来重温。刚打开,想想,刚开始...

  人不多,勾心斗角的事挺多。表面风平浪静,背后里波涛汹涌,年纪轻轻就走了“站队”意识,难能可贵。

  这部电影算是青春片吗?电影的片名以青春作为注脚,却没有沿着青春电影的传统路线而行进,《致青春·原来你还在这里》,世...

上一篇:书写的好处

下一篇:没有了

版权所有:edf在线老虎机游戏平台
手机版链接